川人張大千是20世紀中國畫壇最具傳奇色彩的國畫大師,也是當世畫壇巨擘。除了珍貴傳世的各類畫作,他日常使用的印章,也成為後人競相追尋的珍貴之物。館藏張大千作品最多的四川博物院,宣布推出限量版的《張大千印存》,以紀念張大千誕辰110周年。 


    這本收錄張大千日常用印67枚的印存,可謂道盡張大千一生風流文採,更是有極高的學術價值和收藏價值。


    四川博物院這冊極其珍貴的《張大千印存》。據四川博物院副院長魏學峰介紹,這冊印存共收錄67枚印章,印章均為省博收藏的張大千常用的印章,大千先生一生用印在3000方左右,省博共收藏了120多枚,多為青田石和壽山石材質。


    魏學峰稱,這些印章的背後,都有很深的含義。如其中一枚千秋萬歲,就包含了張大千的一段愛情佳話:當年張大千在上海拼搏,結識女畫家李秋君,彼此仰慕但一直沒能結合,因為當時他已有四個妻妾,認為把李秋君納為妾實為不尊。張大千一生為李作畫無數,相憐一生。在李秋君50歲生日時,張大千特別將取兩人名字中的一字,親自制成千秋萬歲印章贈與李秋君。20世紀80年代初,李秋君去世,張大千更是為其作長篇悼文,十分感人。


      其他如大千居士”“大千三千”“大風堂等,均是張大千在不同時期依自己境況和心境而制,十分珍貴。據了解,《張大千印存》採用上好的宣紙和印泥,全程手工制作,對研究20世紀中國書法、篆刻藝術都有著極高的學術價值和藝術欣賞價值。不過,由于該書制作精良,加上張大千印章的珍貴,川博將面向全球限量發行999冊,標價達8000元一冊。這個天文數字,讓普通愛好者望而卻步。


     本印為壽山石中老性芙蓉,非常溫潤,已經不需要再上油,雕刻竹節為體,意謂人生凡事節節高升,甲申秋月(1944),當時大千居士在成都,抗戰期間,在淪陷區上海的李秋君同何香凝女士一起組織了災童救護所,專門收容無家可歸的孤兒。而張大千則萬分惦念遠在淪陷區的三妹(李秋君),多次勸她趕快到自己的身邊,怕“戰亂紛紛,有所閃失”。但是,李秋君無法離開上海,一是惦記在念書的兩個養女,二是不願給張大千的生活增加負擔,大千百般無奈,在此印石上刻上「千山無秋」,表達無限思念,此印充滿動人愛情故事。19458月,遠在成都的張大千聽到抗戰勝利的消息後,無法掩飾內心的激動,揮筆畫下了一幅歌頌祖國山河美好的巨幅山水畫《蒼莽幽翠圖》,幷且蓋上了“秋遲”之印


後記:


          收藏最棒的感覺,就是追溯歷史,了解歷史,遙想當時人文風情,想像當時情境,體之於心,驗之於身。張大千這顆老性芙蓉石,十年前收到此印章時(蘇州),其印文:千山無秋,當時不知印文為何意義? 直至近年四川省博物館展大千居士之印章,在事後無意間在網路看到這則新聞,才了解此印"千秋"之意,千指張大千,秋原來是指李秋君,加上落款時間甲子(1944),抗戰接近尾聲時,才知此印文意義,才知道是"無秋"之意,原來牽扯一段才子佳人動人愛情故事,"三叩紅顏知己",對大千之癡情,令人動顏與敬佩。人生何其短暫,如能有此知己,無憾矣。




張大千印章--壽山石老性芙蓉--節節高升--千山無秋


 



張大千印章--壽山石老性芙蓉--節節高升--千山無秋


 



張大千印章--壽山石老性芙蓉--節節高升--千山無秋




-壽山石老性芙蓉--節節高升--質地油潤




張大千印章--印面--千山無秋




張大千印章--印文--千山無秋


 


大千居士與李秋君令人感動之愛情故事


大畫家張大千一生一妻三妾,紅顔知己無數,從20歲出名一直到辭別人世,張大千的桃色緋聞比他的畫卷還豐富。由此,他也獲得了“數畫人才華風流古有唐寅,今有大千”的雅號。可是,直到20043月,隨著張大千的一幅被行家估價逾千萬元人民幣的巨幅山水畫《蒼莽幽翠圖》的浮世,一枚大千先生從未外露的《秋遲》印章神秘現出,風流才子那場驚世駭俗的柏拉圖式戀情也被最終解密……


一跪“佳人”只爲惺惺知己情


張大千20歲時,因青梅竹馬的未婚妻過世,他到寧波天童寺出家,三個月後還俗到了上海。張大千拼搏于上海畫界時,仿石濤的畫到了連行家都無法鑒別真僞的程度。


 


那時,寧波富商李茂昌也是被他“騙”過的富賈之一。當李茂昌把花了50塊大洋買回的“真迹”給心愛的女兒李秋君看時,她笑著說:“畫是假的,但作畫之人天分極高,將來成就之大,將是劃時代的。”


聽了女兒的話,李茂昌果真開始在上海畫界尋找起這位高人來,可是萬般苦尋之下,他見到的却是一個風流倜儻的小夥子。聽罷對方的叙述,張大千哈哈大笑,爲了感謝李茂昌兩年來苦苦尋覓自己的苦心,他堅持一定要把大洋退還給對方。李茂昌大洋沒有收,倒是交到了一個心胸坦蕩的小兄弟。


 



李茂昌幾次邀請張大千到寧波自己的府上小住,實際上是有意讓他跟女兒相識。李茂昌的女兒李秋君畢業于上海務本女中,從小精通琴棋書畫,姿容雅麗,性格溫婉,是遠近聞名的才女。一日,張大千應李茂昌之約到寧波來散心。他在客廳等主人時,被一巨幅《荷花圖》所吸引,一枝殘荷,一根禿莖,一汪淤泥,飄逸脫俗,張大千長出了一口氣。


 


張大千嘆道:“畫界果真是天外有天啊。看此畫,技法氣勢是一男子,但字體瑰麗,意境脫俗又有女風,實在讓我弄不明白。”


李茂昌笑道:“看來兄弟你是十分青睞此畫了,可想見見畫主?”張大千趕緊說道:“我是想拜師還來不及呢,只是不知道這位鷗湘堂主是否還在世上。”李茂昌笑著告訴他,畫主不但在世,而且晚上就能見到。


 


張大千在惴惴不安中度過了一天。直到晚宴開始時,客廳的門被“砰”地一聲撞開,只見夕陽的餘輝中站著一位清麗絕倫的年輕女子。這女子看來是跑來的,她的髮髻鬆散,還未來得及整理,臉上帶著奔跑後的紅暈。李茂昌指著還沒有喘過氣來的女兒笑道:“秋兒,這就是你一直崇拜無比的張大千。”說完,他向張大千笑道:“大千弟,見過你的師傅吧……”


幾秒鐘過後,張大千終于反應了過來,推開了椅子,幾步跑到了李秋君的面前,“撲通”一聲跪倒,口中果真喊著:“晚輩蜀人張爰見過師傅。”


一段曠世奇戀就此拉開了序幕……


 


              二跪知己恨不相逢未娶時


那次見面後,在李茂昌的“撮合”下,張大千乾脆在李秋君所居後樓的“鷗湘堂”裏設了自己的畫室,兩個人除了分室而眠之外,幾乎形影不離。


那時,張大千正值青春年少,風流倜儻,男歡女愛的事情做過不少,這些連李茂昌都心知肚明。可唯獨對這位三妹,大千却從來不敢越雷池半步。


其實,相處這半年來,張大千無時無刻不在想一個問題:“爲什麽相見恨晚?”原來,張大千在自己的表妹去世後,心灰意冷之際就在家鄉由母親做主娶了親,第二年又納了妾。而這位李家三小姐,又如何能够屈尊爲自己的妾?


張大千本性灑脫,不是一個多愁善感之人,但他却背著三妹,偷偷地刻下了“秋遲”一方印。


 


在相逢張大千之後,李秋君也陷入了無盡的苦惱之中:是打破常規,讓自己這個富家大小姐屈尊嫁給一個窮書生做妾?還是永不逾男女界綫,一生保持兄妹知己的關係?一次,李秋君見張大千在給四川的妻妾寫家書,試探性地對張大千說,如果他能再收一個大小姐爲妾,該是福分無邊了。哪知張大千在聽罷李秋君的話後,楞怔了幾秒鐘,長長地嘆了一口氣,竟一聲未吭。


 


第二天,張大千來到了自己的畫室,他第一次緊閉了畫室,不讓任何人進來。直到傍晚,張大千才打開了畫室的門。等李秋君端茶進來時,張大千還是早上的姿勢:原來,他就這樣在畫室中靜坐了一天。還沒等李秋君說話,張大千竟“撲通”一聲給她跪下,把李秋君嚇得倒退了半步。張大千說道:“三妹,我雖然年少輕狂,但是我深深地知道,我這一生將爲畫而活,爲畫而死。抛開男女情事不談,我一生最近的紅顔知己,除你之外再無一人。但是,我若納你爲妾,將使一代才女受辱,而我也必遭天譴……”


 


張大千幽居園林


三跪故土塵蠟苔痕夢裏情


從此,李秋君把一生摯愛深深地埋在了心裏,在張大千面前沒有再提過談婚論嫁之事,而是以妹妹自居。


上世紀30年代初,李秋君跟隨張大千來到了上海,在國立美術學校任教。李秋君一如既往地照顧張大千的起居,甚至親手縫製張大千的衣服。張大千雲游四方時,乾脆由李秋君代選門徒,徒弟們也敬李秋君爲“師娘”,李秋君也幷不拒絕,就這樣,李秋君終身未嫁。


 


怕三妹寂寞,抗戰前夕,張大千把自己的親生骨肉心瑞、心沛過繼給了三妹做養女,李秋君把她們視如親生骨肉,盡心疼愛教育。


在李秋君的鼓勵下,張大千决定遠赴敦煌寫生,這次敦煌之行對張大千的一生都産生了决定性的影響。雖然敦煌苦旅使張大千蒙受了“古文化破壞者”的不白之冤,但也奠定了他在中國繪畫史上不可替代的地位。連徐悲鴻也感嘆“五百年來一大千”,畢卡索在看了張大千晚年的作品時曾發出“真正的藝術在東方”的感嘆。


 


不管張大千在哪里,他從未中斷過與李秋君的聯繫:在黃山,在四川,還是在遙遠的敦煌,每到一處,他一定把藝術感受寫成文字,傳送給遠方的三妹,與她共同探討藝術上的話題。他們將這種通信習慣持續了近40年,直到張大千于1949年去了東南亞,彼此失去了聯繫爲止。


 


老年張大千


1939年,雖然國內戰局頗緊,但是張大千還是惦記著遠在上海的三妹,偕新婚四夫人雯波一起從成都坐飛機到上海爲李秋君慶賀50歲大壽。當時,張大千已經患上了糖尿病,所以每吃一道菜,都要由李秋君先品嘗。臨行前,李秋君拉住雯波夫人的手,把自己親自爲張大千書寫的菜譜交給她,對她說:“好妹妹,你能够每天在他的身邊照顧他,有多好,我就是不能够啊!他是國寶,一切要以他的身體爲上!”


 


抗戰期間,在淪陷區上海的李秋君同何香凝女士一起組織了災童救護所,專門收容無家可歸的孤兒。而張大千則萬分惦念遠在淪陷區的三妹,多次勸她趕快到自己的身邊,怕“戰亂紛紛,骨肉分離”。但是,李秋君無法離開上海,一是惦記在念書的兩個養女,二是不願給張大千的生活增加負擔。19458月,遠在成都的張大千聽到抗戰勝利的消息後,無法掩飾內心的激動,揮筆畫下了一幅歌頌祖國山河美好的巨幅山水畫《蒼莽幽翠圖》,幷且蓋上了“秋遲”之印。


 


他蓋上此印有兩層意思:一是因爲他深知此畫將是他一生之杰作;二是爲了將來有一天讓遠在上海的李秋君看到,遙寄思念之意,以此紀念他們一生的情意。隨後,他將此畫交給了好友謝稚柳,希望謝稚柳把這幅作品拿到上海展覽時,李秋君能看到略寄相思。遺憾的是,謝稚柳還未來得及將這幅畫展示給李秋君,《蒼莽幽翠圖》1952年就被沒收,直到1984年才歸還給謝稚柳先生,這時,張大千早已遠在海外,李秋君終其一生,也未能見到這幅畫。


 


          


           1949年,張大千從東南亞到南美旅居,他思念一生的摯愛,每到一個國家,就要收集一點那裏的泥土,然後裝在信封裏,寫上“三妹親展”。到張大千去世時,他已經有了十幾個從來沒有被打開的信封。後來,通過在香港的李秋君的弟弟轉來的他給李秋君的信中這樣寫道:“三妹,聽說你最近纏綿病榻,我心如刀割。人生最大憾事爲生不能同衾,而死不能同穴。你我雖合寫了墓志銘,但究竟死後能否同穴,實在令我心憂。蜀山秦樹一生曾蒙無數紅顔厚愛,然與三妹相比,六宮粉黛無不黯然失色。八哥今日猶記初逢時你一副可愛嬌憨模樣,銘心刻骨,似在昨日……恨海峽相隔,正是家在西南常作東南別,塵蠟苔痕夢裏情啊。”


 


1971年,李秋君去世時,張大千正在香港舉辦畫展。當聽到最愛的人先去的消息時,張大千面朝李秋君居住的方向,長跪不起。幾日幾夜不能進食。從那以後,他一下子就蒼老了許多,身邊弟子常聽他說的一句話是:“三妹一個人啊……”


8年後,張大千謝世。20043月,他專爲李秋君作的《蒼莽幽翠圖》終于由好友謝稚柳的後人奉出拍賣。這幅張大千的一生力作浮出後,“秋遲”的來歷才得以最終解密,從而曝光了這段曠世絕戀。

Prof. Ch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