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城古玩字畫市場贗品熱揭秘


 


 


   古玩字畫贗品熱較之其他種類的熱具有特殊性,甚至比其他種類的熱要熱得高雅,但在“利”的方面卻殊途同歸,而且更加令人心顫神追。與其說古玩字畫贗品熱這種有著深遠歷史淵藪的舊事在近年重新成為灸手的熱點是一種社會文化現象,倒不如說它是一種醜惡的社會經濟現象,充滿了惟利是圖的銅臭。古都京城,歷來是各種熱點興起的熱源,古都京城從來都不寂寞,也從來都不甘寂寞,因為,據說早在金代或者更早便已有都城舊廓的京都勝地,不可能沒有熱點,也絕不能沒有熱點,否則,古都京城就枉為古都京城。


 


   然而,有一種熱點卻由來已久,而且有著深遠的歷史淵藪,它既不像有些熱點那樣膚淺、也不像有些熱點那樣玄奇,連其他熱點們必然經歷的那條發展曲線也與它無關,它只在看似平淡中長盛不衰,並在近年陡然升溫,這就是伴隨著近年來出現的古今文物古玩字畫拍賣熱再度沉渣泛起的制售古玩字畫贗品熱。


 


   京城字畫古玩店多如牛毛,在共同利益的驅使下,古玩字畫贗品制售者成為它們乃至某些正牌老店的同盟者及與之相互依存“同床共枕”的傍肩兒。


 


  由於古城京都在歷史上和當代所處的特殊地位,以及它特有的*歷史經濟文化氛圍,京城古玩字畫市場的發展成長一直高居全國各大城市之首,這種得天獨厚的優越條件,使其他大城市和地區望塵莫及。據不完全統計,京城之內僅私營或集體性質的古玩字畫店鋪和攤位,就有千餘家之多,這個數字還不包括國營,也不包括那些撂地攤兒的主兒和走街串巷私下收售的散兵游勇們,這或許也要感謝開放搞活的大政國策,既然什麼都可以開放搞活,古玩字畫市場當然也在應該開放搞活之列。


 


   於是乎,眾多的古玩字畫經營攤店紛紛在京城出現,其中大規模的攤群市場就有潘家園、古玩城、報國寺、什刹海、阜成門等多家,而私人門臉或攤位的增長勢頭就更快。這些攤群市場內的攤商,除少數京城土著之外,更多的是來自北京房山,河北易縣、淶水、三河,河南、天津、山東、陝西西安、山西、湖南、湖北等地,而這些地方要麼是有歷代帝王後妃的墓葬群,要麼是有古代著名的官窯民窯,要麼是有非常發達的古玩字畫制偽仿古仿舊作坊,真真假假的古玩字畫便從這些地方成車成批成箱成包地湧入京城的古玩字畫舊貨市場,使這種市場呈現了空前的大繁榮,這種大繁榮又吸引了刻意尋寶的淘金者,僅雙休日開市的潘家園一處,每日前往淘金尋寶者就多達數千人,最多時竟高達七八千人。


 


   京城裏的古玩字畫舊貨市場,無論大小似乎都敢與琉璃廠、王府井等正牌國營老店抗衡叫板,乃至半坡村遺址的陶器、商周時期的銅鼎、秦漢時期的磚瓦印信、隋唐朝代的玉玩古畫、宋代哥窯均窯的古瓷、元明清的金銀銅鐵玉翠瑪瑙名瓷古玩乃至字畫,以及近現代名人的字畫作品,在潘家園、古玩城、什刹海、阜成門等攤群市場內都能見到,其天下“寶物”匯萃之全,無法不讓探訪者瞠目結舌,連西方國家的老外們都知道,在北京,名人字畫最多且賣得最便宜的是古玩城及官園字畫市場,古玩玉器銅器字畫舊貨最多最敢要價的是潘家園和古玩城舊貨市場。


 


   老外們的認知與國人的認知奇巧一致,但這市場的火爆卻無法掩飾住它自身的弊端,也無法回避這樣的問題;老祖宗們究竟給後世留下了多少古董珍玩字畫寶物?在這樣的古玩舊貨市場上,誰能得到真東西?同時你或許還會去想——即便我們的祖先再聰明、即便我們的歷史再悠久,我們的古董珍玩字畫也不會多到必須由這些操著南音北語、恐怕連自己的姓名籍貫都寫不好的人們車運肩背地運到塵土狼煙的一個或幾個集貿市場上來“出手”的地步!


 


   我們有目共睹的事實是:真正的古董珍玩字畫,由於種種不可抗拒的原因所致,都具有惟一性和不可複製性,這種特性決定了它們自身的價值,也正是因為它們的價值不菲,才有了歷史上的制假和售假者、才有了制假售假行當的長盛不衰和不斷升溫。


 


   古董珍玩字畫贗品的制售者們只須把假的仿成真的,把假的說成真的,於是“假作真時真亦假,無為有處有還無”便成為他們奉行的制假售假之道。


 


   古董珍玩字畫贗品的製作與入市,作為一個特殊的行當而早已有之,並且無法禁絕,隨著科學技術水準的日益提高和市場的開放搞活,古董珍玩字畫的制假技術也在當代爐火純青,從商周時的銅鼎到明代的宣德爐、從半坡時的陶盤陶罐到民國時的各種瓷器、從唐初的玉翠雅玩到清中晚期的玉牌翠件,從盛唐時的宮廷藏畫到當今的名人字畫,大到銅鼎法器、小到玉石扇墜,都能制出以假亂真的贗品謀取暴利,而制假的處所也遍及各地。在京城多如牛毛的古董字畫集市攤店和某些老牌名店中,隨處可見河北易縣“出土”的古瓷銅器、河南均窯“發現”的碗盤瓶罐、西安民間“散佚”的古玩古畫、天津“慈禧後人”私藏的老佛爺御筆、洛陽“掘出”的商殷古物、山西靈石老農“找到”的唐朝資壽寺羅漢頭像、以及來自嶺南的南北朝時舊物……這些贗品的製作工藝相當高超。


 


    具有文物價值和收藏價值的銅器、瓷器、玉翠、瑪瑙、珍玩、古今字畫,同時也具有驚人的貨幣價值,這種價值刺激著古董珍玩字畫贗品的制售者們鍥而不捨地進行著制假售假的非法活動。現代古董珍玩的制假由於有了現代化學和鐳射著色等先進技術手段作依託,早已非往昔的土法能同日而語,目睹古董珍玩的制假過程,你無法不驚歎現代高科技在推動社會進步的同時,也催生了種種怪胎這樣一種嚴酷的現實。


 


     較之相對隱蔽也較為複雜的古董珍玩制假,古今名人字畫的制假技術,看上去則要簡單和公開得多。京城字畫攤群市場或私人門臉內出售的古今“名人”字畫,幾乎都是以描拓上色手段(或木版浮水印)複製而成的贗品,而且同一幅字畫可以通過這種方式複製出無數張成品,技藝高超者,足以達到以假亂真的境界。京城一家實力雄厚且規模與信譽都甚為了得的文物拍賣公司,先前每年都能收到“慈禧後人”送拍的 一兩 件“老佛爺御筆字畫”珍品,後來見這種“御筆珍品”年年不斷,方知上當,才“亡羊補牢”停止再收……


 


     事實上,即便是專家,被古董珍玩字畫贗品“打”了眼的事例也並不鮮見,只是誰遇上了不張揚而已。經描摹拓仿著色而成的字畫贗品,內行人稱之為“行活”。這種東西充其量也只能算作工藝品,根本就不值錢,但有時卻能掙回大錢。


 


     在京城從事古今名人字畫贗品製作,並向有關市場提供這種“行活”的人,確有當地土著,但以浙江安徽河南山東等地的“從業者”為最多,其中也有一些自嘲為“遠看像撿破爛兒的、近看像賣羊肉串兒的,仔細一看才知是美院兒的”美術學院高材生。制假售假買假在開放搞活的經濟大潮中變得自然,形成了氣候、形成了趨勢,這話絕非危言聳聽,而中華國粹自身固有的藝術屬性在這裏早已蕩然無存,剩下的只有它們的金錢價值,但為了以此牟利,制假售假者們仍然挖空了心思。


 


     對於某些購假者來說,好貨未必真的不便宜、便宜的未必真的不是好貨,因為贗品也有贗品的價值,字畫市場和正牌老店裏都明目張膽地擺著高仿古董珍玩與古今字畫贗品制售充真的行當曆久不衰,而且在近年呈直線升溫的態勢,首先得益於開放搞活的大環境,其次是大大小小的制假售假者們都把眼睛盯在了錢上,既然商品經濟不可抗拒地成為當今社會的主流、既然開放搞活、既然真正的古董珍玩與古今字畫真品無多,通過造假的途徑賺錢就成了能使贗品制售者們掙錢乃至發財的捷徑。歷朝歷代的古董珍玩可以制假、古今書畫大家的作品也可以制假,造假者與售假者結成盟友織成密網並且都得到了自己想得到的那份實惠。


 


     京城古玩字畫攤群市場與私營店鋪內外,活躍著被稱為“安徽幫”、“溫州幫”、“河南幫”、“易縣幫、“天津幫”、“山西幫”等等幫派的贗品制售軍團,僅一個以描摹古今名人字畫為生的溫州青年,就在幾年的慘澹經營後在京城作出了買房購車的壯舉,據他自己承認,他實際上只有小學文化水準。一個在潘家園舊貨市場出售“唐代”仕女四扇屏的東北老客兒開價一萬五,但最後侃到一千二百元竟然也把“唐代仕女”賣了。


     一個專門承攬字畫裝裱的安徽幫,四個人接了一批二百余張的裱活,只用一個星期就交了成品,而這樣的東西是沒有品質保證的。後來,這批“活兒”全部由攤商賣給了深圳來人。國人和老外都覺著京城民間古玩字畫攤群市場的東西便宜,那或許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或許是心知肚明卻故意揣著明白裝糊塗。


 


     在“滿足內需沖出國門”的商潮洗禮中,京城古董珍玩字畫攤群市場和私營店鋪在短短幾年中就變得羽豐翼滿走向成熟,而有著歷史淵藪和當代契機的古董珍玩古今字畫贗品制售充真業,也由於自身的努力和各地的直接參與終於形成了氣候早已欲罷不能。這支由制假、供假、售假者溶合而成的特種軍團,不僅在自己的“領地”內大展奇才,而且將手伸向了琉璃廠、王府井、中外合資飯店畫廊等大雅之堂,這種勢頭衝擊著國營乃至老字型大小的古玩字畫市場,使由於各種原因舉步維艱的“老字型大小”們茅塞頓開,索性放下架子屈尊附就,或心甘情願地加入了唯利是圖的行列,也幹起了到“市場”上去尋斂“寶物”,然後標上高出數百倍甚至數千倍的價碼出售的營生。


   


    用行內的話說:贗品也有贗品的價值,好貨未必就真的不便宜,便宜的未必就真的不是好貨,何況是足矣以假亂真的贗品乎?因此,即使當你見到正牌老店裏明目張膽地擺著“高仿”時,你也大可不必驚訝。


 


    對於京城古董珍玩字畫攤群市場和個別私營店鋪乃至老牌名店以魚目混珠的贗品牟取暴利的問題,社會各界早已深惡痛絕,法律似乎也曾經顯示過一些嚴肅,但假貨卻是越打越多越打越難以禁絕,面對無法禁絕的贗品現象,德高望重的老學者專家老書畫家們在萬般無奈之餘,對古董珍玩古今名人字畫贗品制售者們表示了最大的程度的寬容和諒解:這麼多社會閒散人員也得吃飯也得生存,更何況能搞出贗品以假亂真也是本事,幸好他們制售的不是毒品,否則社會就真有麻煩了,而贗品本身也有贗品的價值……


 


     隨著時代的發展,愈來愈多的人開始將金錢投向古董珍玩的收藏,也有人懷著發財的美夢到舊貨攤群市場尋寶淘金,但專家忠告:舊貨攤群市場內的古董珍玩古今名人字畫無論貴賤都最好不買


 


     由於各種原因,真正的古董珍玩與古今名人字畫藏于民間的並不多見,這就使民間收藏的古玩字畫真品珍品彌足珍貴,因為誰都知道它們不僅可以保值而且可以升值。說穿了,這正是近年陡然升溫的收藏熱和贗品熱的深層原因之一。但收藏與鑒別古董珍玩字畫卻是一門很深的學問,一般地說,買的總不如賣的精。


 


     有一次,一個古瓷收藏愛好者花八千元從一個河南人手裏“抓”到一隻被當作宋代均窯青灰窯變雞血紅的大大碗公,自以為花錢不多得著了寶物。但經專家鑒定,同樣的碗在河南,時下最多只買到二三十元。另有一個收藏古印璽的青年朋友,在潘家園舊貨市場以一千五百元尋到一枚“太平天國洪秀全皇帝之璽”的作舊銅印,也以為得著了稀世珍寶,殊不知那枚銅印連贗品的級別都不夠……


 


     隨著時代的發展和國人生活的富裕,愈來愈多的人開始將金錢投向古董珍玩和古今名人字畫等收藏,亦有人懷著僥倖和轉手發財的美夢到舊貨攤群市場尋寶淘金,但專家忠告:舊貨攤群市場內的古董珍玩古今名人字畫無論貴賤都最好不買,而且即使是買名店的,也要經過專家看真或認準確有國家真品證書等保證再買。


 


     不願購得贗品者,應多聽專家學者們的意見和忠告,並加強相關知識的學習,以掌握鑒別贗品的基本要領。須知,在古玩行兒裏,歷來是不打假的,因為古玩行兒裏的“行規”是:破財事小,“失節”事大。不管您的贗品是花多少錢買的,也不能聲張,而且不敢聲張,因為您栽不起那個面兒。


總而言之,鑒別古玩字畫的真偽是有辦法的。就我個人而言,我採取的方法最簡單,也最有效:本人既不請教學者專家,亦不借助科學技術,而是把一切看上去就能讓人砰然心動的古董珍玩字畫不論真偽一律首先看假!你就想像著自己永遠是個情願把寶物留給別人、情願讓別人借此發財的大傻瓜!我相信我的眼力與感覺。


 


     最後一個小問題是:雖然古都京城歷來是各種熱點興起與附歸的集散之地,但我真不知道氾濫於京城和有關各地的古玩字畫贗品熱何時才能降溫?


 


 


轉載:http://www.lsqn.cn/teach/LUNWEN/200703/105316_2.html


 


 



 


轉載:古董造假黑幕    作者: 斯林鋒


 


   


 


    張大千仿石濤的假畫,騙過了收藏家陳半丁、國學大師羅振玉,還換來了鑒賞專家黃賓虹的真石濤畫。造假者經常是身懷絕技的大師,他們的技術和知識,遠遠超越鑒定者。

  當然這麼說很得罪人,但任何一場拍賣會都有贗品。故宮博物院負責古畫鑒定的助理研究員楊丹霞說。

  古董交易牽涉到巨額資金,大批仿家聞香而來。對大收藏家來說,拍賣會是他們的第一道防線。但就連規模龐大的鑒定專家陣容,也擋不住花招百出的仿家。世上最有經驗的收藏家,都上過他們的當。

   
專家也會看走眼

  毛曉瀘是個出道20多年的古董鑒定師,他曾以仿冒為生,他的仿古花瓶甚至進了博物館。1987年,毛曉瀘在河北邯鄲一家工廠看到一個次級品花瓶,他很喜歡花瓶的形狀,加工做舊後,把裂的地方補好,把邊緣的釉磨掉一些,再用酸液去掉釉面的賊光。最後,他把花瓶拿到故宮。我說這個花瓶是我做的舊,不是真品,他們不信,還以為我想要拿去賣高價。一定要我只能捐贈給故宮。那個花瓶現在還擺在那兒,他們發了一張獎狀給我。毛曉瀘邊說邊展開獎狀。故宮博物院瓷器部的楊靜榮還記得這事:毛曉瀘帶了一個凸線花口瓶來到古器物部,博物館專家一致認定這個花瓶是一等一的古董。楊靜榮說,80年代初,沒人相信會有人作假。

  贗品越做越,專家看走眼並不稀奇。毛曉瀘講了一個陶俑的故事:十幾年前,北京潘家園舊貨市場出現了很多陶俑,中國歷史博物館館長認為這些陶俑十分古老,大量收購回去給館裏的專家鑒定。專家異口同聲地表示,陶俑是無價古物。於是,國內各大博物館都開始搶購這些陶俑。但不久他們發現,市場上的陶俑怎麼也買不完。館長很快聽到令人不安的傳言:這批陶俑是假貨。他親自去了河南孟津,在那裏的所見所聞令他震驚:一家由高曉飛經營的小工廠,生產的陶俑幾可亂真。高曉飛以前是農民,憑著自學來的絕技制陶:北京的博物館館長不相信我,要我當著他們的面做舊,我完成後,他們都啞口無言。

  不只是瓷器,古畫作假也很普遍。中國古畫在故宮館藏中扮演了重要角色。但其中不乏贗品。楊丹霞說,古畫的作假,基本上有幾樣:一種是,就是把古畫家的作品拿來對照臨摹;還有一種是仿,那就是用古畫家的風格,自己畫一幅風格接近的畫。再簽上名家的名字。
作假高手張大千

  張大千也是個多產的仿古高手。據說他畫了3萬多幅畫,其中許多是仿古假畫。紐約大都會博物館有一幅國畫《溪岸圖》,館方認定是10世紀的大師級作品,但也有人說它是張大千假畫中登峰造極的作品,引起軒然大波。

  楊丹霞說:張大千仿古人的東西非常有名。國內外的大博物館都收藏了張大千作假的作品。故宮也收藏了幾幅。張大千這樣的奇才很少,有人說五百年來一大千,許多畫派名家的作品他都能仿,並以假亂真。當年,他仿石濤的假畫,不僅讓畫家兼收藏家陳半丁和國學大師羅振玉都上了當,還用假石濤換了鑒賞專家黃賓虹的真石濤畫。

  收藏家何蓋瑞為了搜羅古代字畫,跑遍了全球大小拍賣會。目前在上海定居的他,在臺灣開了一家畫廊。他在溫哥華的寓所,擺滿了令人驚豔的古董。何蓋瑞初中同學家和張大千家關係很好。張大千死後,家人想把他的畫賣掉。那個同學就從張家拿了一堆古畫過來。他們把畫分成兩堆。何蓋瑞抽到大的那堆,當時感到太幸運了。1996年,何蓋瑞在美國看了張大千畫展,據說是從故宮來的畫,但都是張大千仿的。他這才得知自己從張家買的也全是假畫。他大受打擊,我的古董原來全都是現代的假畫。但何蓋瑞也不是全盤皆輸。張大千的繪畫技巧出神入化,他自己落款簽名的作品,也成了大眾爭相收藏的珍品。如今張大千的作品,往往在拍賣會中以高價賣出。

  張大千的作假騙了這麼多人,連頂尖的鑒定家都會上當。一方面是因為他的筆墨功力確實非常好,另一方面,因為他自己確實收藏了很多重要的中國藝術品。楊丹霞說。抗戰勝利後,張大千曾一度借居在北京頤和園內。他想買棟清王府宅子,但他聽說,末代皇帝溥儀收藏的文物要出售,就把買宅子的錢買文物了。僅一件《韓熙載夜宴圖》就花了他500兩 黃金。後來他又將《韓熙載夜宴圖》賣給了故宮。今年6月匡時春拍,以8400萬元創全球中國繪畫拍賣新紀錄的八大山人傳世名作《仿倪雲林山水》,也是張大千的藏品,王方宇、王己千先後收藏,最後在匡時拍賣拍出。

  張大千這種臨摹古代大師的作品,是仿古畫的方法之一。仿古畫據說有很多技巧,不過這種巧技需要精准穩定的手法。傳統國畫是用宣紙作畫,多層次是宣紙的特性之一,作畫的墨彩會滲透至每一層。作假的訣竅是,小心翼翼地把宣紙剝開,讓古畫一分為二。另一種方法是,把長長的橫軸切成數份分別裱褙,把原來的真跡,化整為零出售。

  仿家還會四處搜集無名畫家的作品,移花接木,接上名家落款,無名畫作的身價登時暴漲。畫家除了在作品上落款外,還會用印。印章材質多為玉或皂石,印章蘸上紅色印泥,蓋於畫作之上。印章是畫家名字或畫主名字。若是皇帝的玉璽,身價自然不可同日而語。張大千收集了不少名家印章,用來抬高他假造畫作的身價。

   
鑒定的永遠比造假的落後

  楊靜榮說:我們也該向仿家學習,因為他們是身懷絕技的專家,他們的技術和知識,遠遠超越我們這些鑒定人員。陶瓷協會的郭立鶴也認為,鑒定方法永遠落後於造假方法。

  高曉飛自信他的陶俑和千年古董毫無二致,還建了網站推廣自己的仿古陶俑。他有獨門訣竅,短短幾小時,就能讓陶俑看來飽受歲月侵蝕。他先遵循古法,用磨碎礦石為陶俑上色。然後浸泡到獨門配方調製的液體中,刷掉部分顏料,製造年老斑駁的效果。陶俑風乾後,泡在獨門秘方的泥水裏,重複數次,陶俑就搖身變為國家寶藏。快的話,兩小時就能做出七成像的陶俑,若時間充裕的話,仿古程度更能高達九成甚至100%高曉飛說。

  仿家的技巧與時俱進,科學家不時受命研發辨偽技術。考古學家用鐳射光判定陶器年代,叫熱釋法年代測定。專家由陶器上鑽取小塊樣本,置於鐳射光產生的高熱下。樣本的能量以淡藍光的形態釋出。科學家再測量藍光的強度。強度越高,表示文物的年代越久遠。蘇富比拍賣公司香港部的朱利安·湯普森說:用這種方法判定陶器的年代,似乎相當可靠。

  但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古董商兼仿家李興生,是第一個用X光騙過熱釋法年代測定的人。10年前,他的合夥人放在隨身行李的普通文物,在機場過了X光。到了香港,文物竟被判定為古董。李興生拿陶器到醫院,讓他們再用機場安檢的強度照,並照久一點,結果一下子多了4000年。朱利安·湯普森說:重點是要拿捏正確的照射劑量。若劑量過大,年代就會太久遠。反之則顯得太新。

  蘇富比陶瓷部的尼古拉斯·喬認為:現代瓷器表面太光、硬度太高,不像18世紀瓷器那樣溫潤柔和。盛產高嶺土的瓷都景德鎮,仿古瓷器品質一流。孫信誠一年只製作幾件高品質的瓷器,每一件他都引以為豪。孫信誠說:這種工藝的保留不是作假,但很多競爭對手,把新作品當古董賣。他覺得最成功的作品,就是跟真古董接近,甚至能拿去拍賣的。他據國外客戶傳來的圖片,小心挑選所有成分,確保與古物分毫不差,連窯燒的條件都採用古時的柴窯。

  朱利安說:在瓷器這一行,景德鎮等仿家大費周章改良仿品,仿品品質越來越好,我們的工作就是超前他們一步。亨利說蘇富比能提供為期5年的真品保證。真品保證有時令人狐疑,但像梅瓶這樣在拍賣會上掛頭牌的古物,則從來沒人質疑過其真偽。梅瓶過去50年的拍賣交易記錄,保留得十分完整。梅瓶在拍賣會上,以3700萬港元成交。再加上買家權利金,總共折合美元470萬。這是它20年前拍賣成交價的20倍,也創下單一清瓷成交價格的紀錄。

  除了張大千的作品,何蓋瑞也買了不少別的假畫。我在紐約的拍賣會上也買了幾幅。我為買畫花了不少錢。加起來至少被騙了幾十萬美金。何蓋瑞說,玩古董會上癮,一旦開始買就會沉迷。隨著中國古董瓷器價格飆漲,仿家也加緊製作讓買家暈頭轉向的仿品。拍賣會隨時會出現新上市的假古董。於是這場貓捉老鼠的遊戲,就這麼繼續玩下去。


 


    華西都市報》報導:


   


    A 現場目擊


  寶貝原是假 古董老 教授氣得發抖


  20071225日 ,文化部認可的西部鑒寶專家委員會”2007年的最後一場免費鑒寶會在成都某茶樓舉行。上午10時許,一位白髮蒼蒼的老人,手提一個精緻的大皮箱匆匆趕來。


  走進專家鑒寶的雅間,老人請服務員將窗簾拉上、門關上,還特別囑咐一個服務員守門,不許任何人進來。我要請專家們幫我鑒定一下花了10多萬買來的寶物!老人小心翼翼地打開皮箱,七件古色古香的薰爐、香鼎出現在專家眼前。


  老人說:這是我用幾十年節省下來的錢,在前年買下的。賣家說,這是唐宋時期的文物,在國際市場上價值千萬,請專家們幫我鑒定一下!幾位專家反復觀摩、討論後,得出結論:老先生,你受騙了,我們負責任地告訴你,你這七件所謂的唐宋時期的珍貴文物,全是假貨,最多值1萬元!老人頓時大驚失色,氣得哆哆嗦嗦:騙子!騙子!天啦,我受騙了!


  老人臉上白一陣紅一陣,好幾分鐘說不出話來。在專家們的安撫下,他講出了購買寶貝的過程:原來,這位儒雅的老者是成都某省級醫院的一位教授,曾獲國務院專家特殊津貼獎。2005年的某一天,一位自稱是收藏家的人拿來幾件文物請老教授過目,並告訴他,這幾件東西是唐宋時期的珍貴文物,是祖上十幾代人傳下來的寶貝,因家人生病急需用錢,不得已才拿來賣。當時,老教授仔細看了這幾樣東西,覺得製作精美,又充滿古色,當時就有點心動了,賣家喊價10多萬元,還告訴教授,這幾件文物在國際市場上將價值上千萬。老教授聽得激動,最後將其買下。


  採訪中,四川收藏家協會秘書長吳道明提醒古玩愛好者和收藏者,目前古玩市場並不規範,連不少拍賣行都混入了贗品,像老教授這樣的受騙者,實在太多了。


 


  B 專家揭秘


  有的贗品專家都難鑒定


  四川省收藏家協會秘書長吳道明和文化部認可的西部鑒寶專家委員會負責古玩雜件鑒定的馬晏,負責青銅器、古幣鑒定的黃春明,負責瓷器鑒定的趙德均,負責字畫鑒定的李天偉等五位元專家,向記者透露了許多造假內幕。


  人尿泡出舊瓷器


  負責瓷器鑒定的趙德均介紹:目前舊瓷器在古玩市場上很暢銷,但也是假貨最多的,因為瓷器造假最容易,一些造假手法讓人真假難辨。有個藏家花了幾萬元買了一個宋代瓷枕頭。賣家很得意地說這件物品是宋代的,並且是從成都北郊墓葬中偷出來的,他還讓藏家看了看枕頭下一層厚厚的泥土。我鑒定時發現,這個枕頭的邊上刻有菊花。宋代並不流行雕刻菊花,更不可能在枕頭上出現菊花,因此,這個瓷枕頭根本不是宋代的。瓷胎上的釉質沒有任何的光滑度,那種棕黑色很明顯是商家故意做出來的。


  趙德均告訴記者:一般瓷器造假分兩步完成:第一步是按照古代的樣子將瓷器做出來;第二步是將它做舊,以表現它的,趙德均講述了一個造假的趣聞,造假者先買回一些新的瓷器,用人尿加消毒液,將瓷器泡進去,泡過半年後,洗掉本身的顏色,然後再在這些去釉的瓷器上讓畫家在上面畫出古色古香的圖案、噴出仿古的釉色。


  不過這些都是瓷器造假的雕蟲小技,與以新充舊相比,補貨是最難鑒定的。造假者到四川各地古窯場或墳墓遺址搜羅大量的垃圾殘片,然後,用殘片拼湊成一件完整的贗品。這種方法製造的瓷器,即使我們鑒定專家採用先進的多點取樣的辦法,得到的分析結果也一樣是真品。在市面上,這種拼湊的贗品,一旦成功通過專家鑒定這一關,原本僅值一萬多的東西,可一下子超過20萬元。


  茶水蒸出古書畫


  成都的一些小巷,總能看到一些小攤販,在隱蔽的地方擺出一幅幅張大千、徐悲鴻的字畫。負責字畫鑒定的李天偉介紹,哪有那麼多張大千、齊白石的書畫,純屬騙人!現在,在造假者中間流傳著一種成本低廉的造假方法,那就是用茶水薰蒸。他們通常將字畫掛在牆上,牆腳放一口裝滿茶水的大鍋,燃火開煮,用茶水蒸發出來的氣體將字畫熏黃,令宣紙和顏料鬆脆變質,加速陳化。


  還有一些造假者專門弄來蛇蟲鼠蟻來撕咬書畫新作,有人看到書畫有被蟲蝕食的痕跡就以為是真品,其實這僅僅是造假者做出來的特效。不過,油畫無法用茶水造假,而大量假冒的油畫名作多為美院學生模仿、臨摹的,有的則是名人的學生直接臨摹。


  強酸澆出青銅器


  成都古玩市場經常有小販神神秘秘地出售所謂的青銅器。他們要麼自稱這些東西是從三峽古墓中偷出來的,或者是從三星堆附近蓋樓房的工地中挖到的。小販要價也不會太高,一個約10釐米高的青銅器,要價一萬到兩萬。


  精通青銅器、古幣的專家黃春明揭露真相說,這些造假者,為了讓青銅器鏽跡斑斑,會先用鹽酸水泡器物,然後埋入地下,再在土上澆些酸堿類的藥物,過三四年後,使器表生出鏽來。要不然就是青銅器的補貨,很多造假者都是收購到零碎的銅皮後,用油漆和乳膠將銅皮一層層粘在器皿上,做出來的效果也很逼真。


  馬晏向收藏者支招說 ,贗品古錢幣的鏽跡浮在表面,用醋一擦或者用指甲挖,就很容易脫落。這是區別真假的重要標識。


 


  C 幕後探秘


  造假者已形成產業鏈


  贗品為何盛行?吳道明表示,主要是古玩市場利潤十分驚人。文物藝術品拍賣市場基本是一年升值30%—50%,有的文物過兩年再拍,就能升值一倍,這種情況自然刺激民間收藏越來越火,但經過近幾十年市場運作,有品質的文物已經不多了。面對龐大的市場需求,贗品自然越來越興旺,從生產到出貨已經形成了完整的產業化鏈條。吳道明說,有時候這邊剛出土一件真寶貝,沒過三四天就出來仿製品了。做工精美的高仿品都銷往海外,而中、低仿品則更多地流入了民間。


    《河北青年報》報導:


    只用了3天工夫,9名涉嫌制作假古董進行詐騙的嫌疑人就賣出了13古董22日,石家莊市新華公安分局刑警一中隊迅速出擊,將他們抓獲,繳獲半成品假古董42個、成品4個以及其他假古董若干。


  樹脂成分的古董外殼,拿在手裏掂一下,最多不超過半斤。表面是錯綜複雜的生肖圖案,泛著類似大理石的光澤。嫌疑人之一老闞(kàn,姓)稱,這批半成品來自河南一個鎮子的批發市場,只要15塊錢就能買到。而經過老闞等人加工,就變成了好像剛從土裏刨出來、足有十幾斤重、身價也倍增至數百上千元的古董


  這一造假過程是如何實現的呢?老闞現場演示了一把。


  目前,9人因涉嫌詐騙,已全部被警方刑拘,等待他們的將是法律的懲罰。  


 



  


製作、銷售假古董,幾名嫌疑人落網 


 


 


  


1填沙


  



  


2封口


  


  


3蓋章 


 


 


  


4做舊


  1填沙


  老闞臨時居住的旅館附近有不少建築工地,給古董美容的重要原料之一——沙土就來自建築工地。


  由於半成品的樹脂生肖球底部都有一個注塑的方孔,造假時,近十斤沙子被從這裏填入到球體內。輕飄飄的樹脂原料很快產生沉甸甸的玉石感。


  2封口


  沙子注滿後,下一步就是將注塑口封住,防止沙子外流。警方從老闞他們的住處繳獲了幾瓶樹脂膠和小半袋石膏粉。


  老闞講,這兩樣東西混合後,就能做成類似樹脂的東西,粘住方孔。而且一定得將沙子填緊,不然沙子在裏面晃來晃去就會露餡。


  3蓋章


  封口之後的生肖球,底部明顯凹進去一塊。為了顯示其歷史源遠流長,老闞還得給這個方孔再加工。


  一塊和方孔大小一致的軟膠墊上刻著難以辨認的隸書字。用軟膠墊在剛剛封好口尚未幹透的石膏上一摁,就能出現類似印章的痕跡。


  4做舊


  上述一切做好後,最重要的一關就是讓生肖球看起來很舊。做舊的秘密讓人大跌眼鏡:泥沙混合後,將生肖球放置其中,不停地向其表面塗抹,很快就能出現泛青、發黃、土頭土腦的古董感。整個過程不超過一分鐘。


  造假9人已被刑拘


  被警方一鍋端的9人,全部來自安徽的一個村子。其中老闞帶出來的是兒子、兒媳和妹妹,另一家是老漢、倆侄子、女婿和兒子。老闞說,剛剛收完稻子,拖家帶口出來混飯吃。


  老闞說,他已經從業兩年多了,基本上出手幾個古董就趕緊換地方。他說他還比較實誠,和他一起出來的老鄉,甚至還買了建築工人用的安全帽偽裝成建築工地工人,謊稱所賣的假古董是在施工中意外挖出來的寶貝。


  老闞等人出售的假古董名目不少,不僅有老闞動手製作的生肖球,還有沾滿泥土的仿冒古董碗、笏、花瓶等。


  然而,老闞並不認識這些古董,他把笏叫做板子,對笏的來歷和用途也一概不知。這些東西的進價最高的不超過5元,經過老闞的手,卻要買到幾百塊到上千元不等。


  目前,9人因涉嫌詐騙,已全部被警方刑拘,等待他們的將是法律的懲罰。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Prof. Chang  的頭像
Prof. Chang

Prof. Chang 的部落格

Prof. Ch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